您的位置:云顶集团官网 > 食谱 > 我的奥特曼父亲

我的奥特曼父亲

2019-09-23 10:10

父亲当过兵,扛过枪,站过岗,退伍后还爬过电线杆。年轻的时候也是响当当的一条汉子。当然这些也是从母亲那里听来的,母亲总爱拿父亲年轻时候的照片给我看,边看边热火朝天的讲父亲那早以远去的英雄时代。每听一次,我都会暗自偷笑,因为我实在无法将那时候犹如奥特曼一般无所不能的父亲和现在这个啤酒肚,有些秃顶,眼睛一笑起来一条缝,还缺两颗牙说话稍有漏风的父亲联系到一起。现在的他明明就是老怪兽么?哎,岁月不饶人,只叹光阴短。只要是我质疑他,他便会竖起大拇哥,拍着肚子,声音洪亮的说:“想当年……老子……”。于是便拉开话匣子,与我促膝长谈,通宵达旦。

  父亲并没有陪伴我整个童年,小学六年级之前的孩提时代都是在姥姥的呵护和舅舅们的疼爱中长大。那段时光感觉自己也算是个吃香喝辣的主儿。一时娇惯任性,觉得全天下都需听我指挥,好不霸气。好景不长,这样的日子便在我上了六年级,从父母把我接回家的那天开始便彻底消失。从此踏上了没有好日子过的路途。说句实话,那时候是有些怕父亲的,在我稀薄的犹如空气的记忆里,父亲不多言,和他相处,我也大气不敢出,小时候养成的坏毛病,被他一览无余,尽收眼底。而后那些曾经我以为没什么的习惯便与我告别,从此萧何是路人。吃饭的时候再也不敢掉饭粒,因为他会让我吃掉,哪怕是掉在地上。走路再也不敢用鞋摩擦地面,发出声响,因为他会大声呵斥。一切坏毛病都在悄无声息的改变。随着他的变老和我的长大。

  慢慢地我开始步入青春叛逆期,那段日子除了每天按时挤脸上的痘痘,最多的便是和他争吵,争吵的内容层出不穷,有时一条新闻也可以让我们争个面红耳赤,我骂他老怪物,他说我死孩子。那段日子,母亲总是以泪洗面,心想怎么嫁了个这样的老公,生了个这么不懂事的女儿。没办法,当青春期撞上更年期,就回产生这样的化学反应。

  仿佛贯穿我青春始终的父亲,给我留下的便是这样的印象,从不会像其他父亲那样陪孩子去玩,也不会耐下心教孩子如何为人处事。我们几乎没有合影,唯一的一张还是奶奶六十大寿时的全家福。那段日子,战火硝烟弥漫,我总是指责他,对我关爱太少。他也懒得搭理我,转身就走出我的视线。

对于我学校的事,他也是不闻不问,有的时候我拿出作业让他签字,他便会毫不留情的指责我,这字写的太丑。有的时候兴致勃勃的拿出老师表彰过的我写的作文给他念,刚念一半,父亲便会摇头叹气的说,就这水平还能得到表彰。高二成绩下滑厉害,吃饭的时候他总是唠叨,要是考不上大学,你就念专科吧,老子才不会掏钱让你上三本,你不嫌丢人,我嫌。那时候的我早已炼就厚颜无耻,皮糙肉厚之本领,随他怎么说,我都不会往心里去。就想着,快点高考吧。考完我要远走高飞,我就自由了。

  其实父亲也就是性格古怪,谁让我是他亲生的,再怎么说还是会给我点面子的。小的时候喜欢写东西,父亲就总给我买各种好看的本本,那时候有一种凯蒂猫的本,是系列版的。父亲知道我喜欢之后,就会一天买一个,直到买全一整套为止。父亲做饭好吃,总是变着样给我做,各种大鱼大肉,生猛海鲜。吃的我直往横里长,父亲也不会担心,直到我长成了小胖子,母亲看不下去指责我减肥,父亲便会站出来替我开脱,说没关系,小时候多吃点,长大了有力气,没人敢欺负。父亲,喜欢钓鱼,有一段时间,我总会陪他去钓鱼,然后他钓鱼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眯着眼晒太阳,那时候天总是特别蓝,在父亲身边也觉得特别惬意,特别有安全感。

  我知道其实他就是嘴硬心软,当初高考还是落榜了啊,我都开始在网上搜索专科院校了,是父亲阻止了我,说无论如何也会让我念本科的,他相信我不会让他失望的。然后我就抱着他嚎啕大哭,他骂我没出息,然后又帮我擦眼泪擦鼻涕,直到对视之后我破涕为笑。高考结束那年,我憋了一肚子苦水,在自己的学子宴上都说了出来,唠唠叨叨尽十分钟。当说到感谢父亲的时候,我回过头看了看他,他眼中充满泪水,好吧,后来他跟我解释,他那时候打了哈欠,真是,这么多年了,还是死鸭子嘴硬,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当我准备踏上征程,父亲送我到车站,还没等到检票,他便放下我的行李说就送到这吧,他要回家补觉。我真是又气又想笑,都什么鬼,就不能看我进站再走嘛。后来听我妈说我爸刚一回家,嗓子就哑了,然后跑我小屋,一个人待了很久。

  一个人在外上大学的日子,一开始总会觉得无比的自由,然后无聊时就会想家,然后给家里打个电话,我总是能和母亲聊上两个多小时,而和父亲聊一分钟便不知道说些什么。三年多了,他都没主动给我打过电话。可是我就是知道,我和母亲聊天,他会坐在一旁故作正经的偷听,然后每一天都拿着日历算我什么时候回来,寒暑假回家之前,他都会早上三四点起来,给我炖肉,熬制我爱吃的罐头。每天看石家庄的天气预报,然后让母亲转达给我不好的天气预警。电话这边的我听母亲给我讲这种种,然后眼眶也随着湿润。母亲说,我不在家的日子,父亲总是会和朋友们吹牛,女儿多懂事啊!长大了,可孝顺了,总往家里寄吃的。以往父亲节给他买件衣服,他都会连着穿好多天,舍不得换。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改不了这爱炫耀的老毛病。

  记得大二那一年,父亲摔了一下,腿骨折,还伤了脑神经,连夜去医院做手术,全家人合伙欺骗我,直到我那年暑假回家,看到躺在床上,瘦得不成样子的父亲,我才知道这些事。然后就开始抱着父亲哭,父亲也抱着我哭。那一段时间,是我看来最艰难的一段时间,父亲伤了脑神经,有的时候认识我,有的时候不认识。母亲有工作在身,我就开始学着做菜,无论多难吃,父亲都说好吃。然后就哭着说女儿长大了。给父亲洗脚,他也会哭。陪他锻炼,他也哭。我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和朋友出去玩,父亲也会给我打电话,哭着说让我回来。那时候他只能记住我手机号,他会把它抄手上,天天背。没办法,伤了神经的人,泪腺也发达了。虽然那段日子,挺苦涩的,但是给了我最真实的父亲,他流干了四十多年隐忍的泪。那时候,他就像个孩子似的,我骂他死老头,不好好吃饭,看我不削你。他便会撅起嘴,然后使劲挤眼泪。我心疼的道歉,他就开始笑,仿佛在说,我是故意的,看你还凶我不?

  现在父亲早已康复,又恢复了原来的老样子,时不时的训我两句,时不时的吹吹牛讲讲他的过去,我都会认真的听,狠怕错过他讲的故事的每一个细节。因为我就是知道,哪怕岁月老去,过去的都已经是过去,把温热留在心里,谁也不说谁对彼此的爱,让这些都还深深地埋起来,就安安静静的做一对嘴硬心软的父女,挺好的。

  他从不会说什么大道理,可这么多年,我却从他身上学了好多,他的隐忍,他的安静,他刀子嘴却豆腐心,他默默为我付出太多,这些就像流水,悄无声息,却早已流进血液,深入骨髓。他希望我能够不依靠任何人独立的长大,他要我有一个健全的人格,完善的品质。其实他对我来说,恩重如山,深沉中又有细腻的痕迹。

  或许我们都不是那种热衷表达爱的人,往往话到嘴边,说出来,就变了味道。可是时间便是最好的见证,它会证明一切,因缘际会,只愿下辈子下下辈子还做父亲的女儿,然后我依旧每天陪他钓鱼,他默默垂钓,我躲在晒晒太阳。

 那这辈子呢,就请时间就慢些吧。给这个倔强的死老头多些时间,好好的来爱这个家。

p.s前一阵子,跟母亲聊天,听母亲说,父亲又开始唠叨我什么时候回家,是不是又该放假了。母亲说我在这边有考研课,只能在家待一个多星期。然后父亲便又陷入惆怅,默默的安排我在家那一个多星期的食谱。哎,无语,这死老头。是要把我吃回小胖子么?!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食谱,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奥特曼父亲

关键词: